136期六合图库 > 名师讲解 >

【名师讲解】《论语•述而第七》第十章(2)

2019-07-09 22:58 来源: 震仪

  意思是说:赤手空拳,就要和老虎搏斗;不用舟船,光着脚就要过河,就形容一个人什么都不怕,冒险、蛮干的样子。夫子说:像这样死了都不知道后悔的人,我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。

  我们看这一章,最先被老师盛赞“唯我与尔有是夫”的颜渊没出声,子路却先着急了。《论语·公冶长篇》里面,夫子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:说如果道不行,就乘桴浮于海,到时候能和我在一起的,也就是子路吧。那个时候子路听了就高兴坏了,因为他觉得,他在老师的眼里,是一个勇敢、强悍,可以共患难的弟子。而此时老师却说:道不行,就唯有颜渊能和我一样,能用行舍藏。子路心里不免就有点着急,所以就提醒老师说:“子行三军则谁与?”我想他一定满心期待,老师接下来会点他的名。不料夫子却说:“暴虎冯河,死而无悔,吾不与也。”这个回答,就让这一个章节,更是百转千回了。

  我们在这儿先悄悄问一下自己: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,比如说像武松打虎这样的事儿,在我们心中,是不是也都认为这是勇敢呢?而此处,这种勇敢,就是夫子所要破斥的勇敢。夫子认为,这是一种粗鲁莽撞的勇;是无所取材、不加抉择的勇;是不但不能成事,甚至会害自己丧命的勇。这就让我想起一位台湾的老师给小朋友讲的故事:《三条鱼比勇敢》。说一条白色的鲤鱼,说我见到大草鱼,我就敢站在它的面前,不害怕;另外一条鱼说了,我看见螃蟹,我敢挡在它前面,挡住它的去路;最后一条黑色的鱼说,我敢跳到岸上去玩,不信你们看,说完就跳到了岸上。小朋友听了之后都瞪大了眼睛,觉得那条黑色的鱼真的很傻,虽然它视死如归,但是有勇无谋,死得毫无意义。

  那到底什么是勇呢?“勇”,是一个德目,绝对不是冒险、蛮干,任何时候,我们都不可以轻易地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。轻易地去死,而不知道到追悔的人,连圣人都是不敢与他同行的。《论语》中夫子多次教导过子路这一点,说子路“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”;“子路,行行如也,不得其死然”,等等。事实上,也证明夫子确实料准了子路的宿命。公元前496年,子路为卫国的大夫孔悝的邑宰,当时卫灵公的儿子蒯聩,得罪了他的夫人南子之后,出逃了,后来在蒯聩的儿子姬辄在位的时候,蒯聩又潜回卫国,挟持大夫孔悝,发动了政变。于是那个时候,子路就赶去搭救孔悝,途中还遇到了子羔,子羔就劝子路说:“子可还矣,毋空受其祸。”而子路却说:“食其食者不避其祸。”最后就死在了乱军之中。其实卫国当时是父子争国,原来的君主已经出逃了,另一位留在国内,虽然没有继位,但实际上已经是能行使君主权力的人了,在这种状况下,蒯聩是定不会伤害孔悝的,子路也不必要再为搭救孔悝而受死。但子路还是以自己的死,完成了“事君,能致其身”的义,虽然临事不惧,自己死得无悔,但这是夫子所不愿意看到的,也应验了夫子对他的评价: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。而本章夫子就说子路“暴虎冯河,吾不与也”,这样的回答非常地直接,也正显现出了夫子对子路的一片教导之心。

  我们一般的人都知道,说扬善“要扬善于公堂,要规过于私室”。可是这一章我们看到,这师徒三人根本不走寻常路,夫子当着子路的面就说:关于道,只有颜渊和我一样,可以用行舍藏。子路还连忙提醒老师,说“子行三军则谁与?”夫子的回答也更为彻底,说“暴虎冯河,吾不与也”。这样的对话,就象是三个神仙在讲话,颜渊不违如愚,子路热烈、直爽,夫子圣教贵悟,各因其求,师徒三个人真是十分地精彩。如果换作我们是其中的一个人,是子路,会怎么想呢?会不会观老师的过,觉得老师如此偏爱颜渊,对我一点儿都不好;如果是颜渊又怎么想呢?听到老师这么赞美自己,又看到子路着急的样子,会不会扬扬自得呢?那如果我们是夫子呢,会这么信任自己的学生,不遗余力地教导吗?一对比就知道了,君子是乐得为君子,小人也是枉自做小人,正是由于这样的心态,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值遇到圣人来教导。因为即使是遇到了,也错过了,甚至不生利益,反生亏损。我们跟在师长的身边,如果只是计较老师对我是否亲近,给我的表扬是多还是少,全然不计较生命的提升,这样面对老师,那么老师告诉我们的,所有可以改善提升我们的教诫,就都可能变成了老师对我不好,甚至变成让我们远离师长的因了。所以,如果我们在老师身边,一点功德都学不到,那是因为我们自己还不是一个好学生,还没有具备适应学习的内心相续。一辈子十分地短暂,但愿我们对这一点,不要懂得太晚。

  这一章,并没有讲述子路听了老师的教导之后,有怎么样的表示,但依照子路闻过则喜的心性,想必一定非常感动。《论语》中类似这样师生间的谈话,充满着人生的智慧和深厚的情感,特别能带给人美好的感受。我非常想说一下,这一章情感的起伏和转折,早期可能有很多人和我一样,读到这一章,会觉得子路见夫子独赞颜回,自负其勇,认为三军之勇,唯己具备,所以“子行三军则谁与之?”也是一种自负之问。而夫子说“暴虎冯河”,也是对子路的贬义和鄙夷,有斥责的意思。但是随着学习《论语》时间的不断拉长,理解渐深,我就感觉到,这是自己一种误读和揣测了。

  《论语》中,夫子对弟子们的深邃的爱意,随处可见,子路也是一个具备了闻过则喜勇悍美德的君子,他不顾一切地要追随着自己的老师,无论是在风平浪静时,还是艰难险阻处,子路,都是一马当先。所以此处夫子一定又一次看到了子路,急于靠近自己的心,于是因势利导,对子路做了又一次开示,帮着子路把粗分的勇敢,变成精细的勇敢,告诉他要慎战,要临事而惧,好谋而成。这样的一种教导,恰恰会深刻地安慰子路,最初觉得自己不如颜渊、没法和老师同行的心,又顺便把子路的缺失的地方补足了,以其勇而教之,把经世大机局点化而告之,丝毫没有任何贬义之意,这正是夫子对待子路的一片兢兢业业的心肠。而我们读者读到这一章,反而鄙夷子路,这真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儿。夫子并不是不承许子路能行三军,然而“惧而好谋”这一点,子路容惑做得不够完善,所以夫子是进一步地深教导他,使子路要慎其勇。而行使老师的职责,也不外乎于此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友情链接:
心理测试 竞赛真题 心理健康 名师讲解 知识大全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136期六合图库 版权所有    技术支持:爱彩9838.com